美招生舞弊案掮客如何打入常春藤

  “来自中国家庭的业务增长显着,在2017-2018年和2018-2019年招生周期内,顾客数量比过去三年翻番。”


  “很难相信赵雨思的母亲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任何明显高于市场的费用都是为了获得某种好处。”

  SAT及ACT的管理者、监考官、代考者、大学管理者、体育教练合力打通了这条升学产业链。

  辛格湮没于数以千计的咨询机构中,接受南方周末采访的众多业内人士,很少在丑闻曝光前知道他的存在。

  美国高校史上最大招生舞弊案发酵多时,却因一个中国家庭650万美元的疑似天价贿赂,在中国引发延迟的巨大关注。

  美国媒体于2019年5月2日报道,涉案金额最高的两个家庭均来自中国。一家的父亲是A股上市药企实际控制人,一家的父亲疑似公安部A级通缉犯,毫无瓜葛的他们都成了入学咨询顾问辛格(William Singer)的客户,又同因辛格案,被挖出更多丑闻。

  其中,斯坦福学生赵雨思的父母支付了650万美元,耶鲁新生郭雪莉的家庭支付120万美元。

  斯坦福大学发言人米兰达(E。J. Miranda)告诉南方周末,该校帆船项目通过辛格基金会获得的赞助总金额为77万美元。学校未从辛格或辛格相关学生家庭获得650万美元,也不知道前述77万美元中是否有那“650万美元”中的一部分。

  这场乱局牵扯出了与中国迥异的美国高校招生制度,以及入学咨询行业中最隐秘的“教育掮客”。

  

  (梁淑怡/图)

  入学咨询服务已成二十亿美元产业

  辛格的骗局,裹在“入学咨询服务”的糖衣之下。

  市场研究机构IBISworld的数据显示,美国教育咨询行业2018年总收入约二十亿美元。据独立教育顾问协会(IECA)估算,过去五年,全美独立教育顾问的数量由不到2500名增长至近八千名全职顾问和数千名兼职人员。因为大多数顾问未加入任何组织,数字可能远高于此。


  这些数字,与校内顾问供不应求、大学录取标准模糊、教育成本增加等原因密切相关。

  据美国教育部数据,2017-2018学年,33%的公立中学和68%的私立中学都雇佣了至少一名入学咨询顾问,2015-2016学年,每名公立学校顾问平均负责470名学生,部分地区的顾问需服务600-1000人,这个数字远超建议量——美国大学招生咨询委员会(NACAC)和美国学校辅导员协会(ASCA)建议,顾问与学生的比例不超过1:250。

  美国大学招生咨询委员会发布的《2018年大学入学情况报告》指出,特别是公立学校,校内顾问数量有限,顾问经常要辅导过量学生,每个学生获得的辅导时间被大幅压缩。这催生了商业咨询行业的崛起。

  入学咨询业务背后是美国大学特殊的招生模式。

  “与其他国家相比,美国大学没有标准的录取制度。”独立教育顾问恩德利奇(Eric Endlich)向南方周末介绍,恩德利奇隶属于美国高等教育咨询协会(HECA)、全国大学招生咨询协会(NACAC)和独立教育顾问协会。

  高中成绩、标准化考试成绩和学术水平,是最影响录取的三个因素,此外,文书、推荐信、面试表现、研究兴趣、课外活动、运动能力、种族及家庭历史都在考量范围内。

  “业务主要是帮助学生根据兴趣、需求和特点建立大学申请名单,并确保他们以各种方式脱颖而出。”Collegewise咨询部主任卡纳雷克(Jordan Kanarek)介绍。

[物价飞涨的时候 这样省钱购物很爽]
还没人说话啊,我想来说几句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阅读全文
     推荐:

    意见

    当前评论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 *: 
    安全校验码 *: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Copyright © 温哥华网,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温哥华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