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色经济暗江湖:到底谁消费了谁?

  从图中可以较为直观地看出男性性别商品化的不同维度及其节点数量的对比,展现了新媒体时代男性性别商品化的特征。第一,“男色”评价节点数量远远大于实物产品评价数量,突显“男色”在消费行为中的重要性,与之相关的实物产品则沦为“男色”的附属品,这与传统的对“物”的消费存在显着差异。第二,在支付方式中,支付劳动时间成为新媒体时代男性性别商品化的一种新现象。粉丝积极投身到明星及其产品的宣传中,成为网络时代的“免费劳工”,她们既是生产者,也是消费者,更为深层地嵌入到明星经济的生态循环中。第三,在动因探析中,情感代入有11298个节点,远远超过男色审美和粉丝社群的节点。可见,男明星与粉丝之间的情感关联至关重要,男性性别商品化更多的是女性的一种情感消费。这与女性性别商品化中对具体身体、色情和性欲的强调存在显着不同。女粉丝虽然很难近距离实际接触她们喜爱的男明星,但她们每天都可以到明星微博下签到、评论,成为一种类似仪式的互动,这种互动维持了粉丝对明星的情感联结。而粉丝的消费行为如同对明星的献祭,通过奉献金钱、时间和注意力换取明星的虚拟陪伴,进一步强化了二者的情感联结。仪式性互动以及献祭式消费,让女粉丝与男明星之间的情感得以长久维系。对女粉丝来说,男明星不再是审美幻象,而成为她们的情感寄托,是她们孤独时的陪伴者、苦恼时的倾诉者、逆境中的激励者。


  男性性别商品化见证了消费社会中女性购买力的崛起,在消费狂欢中女性得以释放对男色的欲望和幻想,形成独特的消费景观,也形塑了现代女性的生活方式。消费者在消费中满足视觉欲望和情感需求,获得快乐和慰藉,但也要警惕消费异化的风险。

  其一,在媒体、资本和身体制造的幻境之下,消费者往往被裹挟着难以自制地进行消费。有学者认为,在男性性别商品化中,女性从审美客体转换为审美主体,张扬了女性的主体性。然而,在微博评论中不难发现,狂热的女粉丝为了男性偶像可以罔顾自己的需求为并不需要的实物产品买单。其消费行为的盲目和缺乏节制,并未能体现出女性主体性的增强和对男权的反抗。相反,狂热的女粉丝沉浸于媒介构造出的虚假的符号幻象中难以自拔,在不知不觉中被俘虏,成为被资本驱赶的“羊群”。由此看来,男性性别商品化并不是女权的胜利,反而可能让女性沉迷于视觉享受和消费狂欢,忽视了对男权的抗争,消解了女权主义的意义。

  其二,男性偶像被打造为备受推崇的完美神话,在崇拜性消费中粉丝作为个体的自我价值被矮化了。对粉丝来说,其存在的价值不是内在于自身,而是寄托于其崇拜的偶像。粉丝通过献祭式的消费补偿内在的空虚、被动和孤独,在消费中识别出自身,并寻得自身的价值。然而,男性偶像的完美神话实际上是资本为了迎合粉丝需求而建构的理想符号,是隐匿了后台的前台表演,与明星的真实人格往往存在差距。伴随着男性偶像人设的崩塌,粉丝的信仰也可能会遭遇危机。明星崇拜难以为粉丝的自我价值提供坚实的基础,却容易让粉丝脱离真实的生活,沉浸在虚拟关系中,最终遮蔽自我、迷失自我。


  其三,粉丝社群卷入资本游戏中,违背了粉丝组织化的初衷。粉丝组织起来本来是基于兴趣,她们在社群中分享信息,获得情感支持。然而,在资本逻辑的影响下,粉丝社群却成为利益链条中的一环。处于社群中心位置的粉丝被资本利用或收编,其情感劳动被纳入商业运作过程。而处于边缘的粉丝则可能被社群舆论绑架,在其他粉丝的压力下被迫消费,失去了消费的自主性。粉丝的情感劳动和被迫消费成为资本的盛宴,却偏离了社群的原初意义,造成了粉丝社群的异化。

  综上,面对男性性别商品化中消费异化的风险,消费者应保持理性的批判与反思,理性追星、适度消费,着眼于自我发展,树立正确的消费观念,寻回作为消费者的主体性,避免成为任由资本摆布的消费机器。

[物价飞涨的时候 这样省钱购物很爽]
已经有 3 人参与评论了, 我也来说几句吧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阅读全文
     推荐:

    意见

    当前评论
    评论1 游客 [妇.亲.外.者] 2021-07-25 15:01
    深层的考量是,女人钱好赚,也好骗。女性必须从小教育犟大对自己好, 自私一点,爱自己多一点。别浪费时间在作梦上。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 *: 
    安全校验码 *: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Copyright © 温哥华网,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温哥华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