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物流停:库房爆仓卡车和通行证

  


  景先生在上海有两家工厂,生产护肤化妆品的包材。封控之后,他一直在封闭生产。现在,他的难题是大约有千万数量的货堆在仓库里发不出去。

  王先生是一位和牛进口贸易商。他在上海有四个原料库,囤了将近十吨牛肉牛排。仓库被封之后,他还有一个额外的保供仓库能运出货。他在社交平台上发帖说,打算按成本价出售,如果有孤寡老人吃不上肉可捐赠。

  赵女士是咖啡生豆的供应商。现在,她有五个集装箱滞留在上海洋山港,还有一批特别急的豆子滞留在浦东机场。

  对很多公司和企业来说,除了复工,最大的难题仍然在物流:港口和公路。除了滞港费,最难的是如何办到一张通行证。

  撰文李颖迪

  编辑刘敏

  1

  景成连和三百多个员工在工厂待了快一个月。他45岁,有两家负责生产化妆品包材的工厂,两家工厂都在上海。

  封闭生产后,员工无法出门,只能打地铺睡觉。管理人员睡在办公室,工人在餐厅和会议室。吃饭暂时不用担心,有拿到了通行证的保供快餐公司给他们送饭。麻烦的是洗澡,厂里没有淋浴间,只有热水,管理人员和工人一般都去厕所拿毛巾擦一下。他们20天没有洗澡了。

  景成连的工厂,一家在上海南边的奉贤,另一家在东边的临港,化妆品包材,就是面霜的玻璃罐、粉饼的盒子,这种人人都见过的化妆品外包装。奉贤区那家工厂从3月16号开始封控,临港新片区那家稍晚些,从3月28号开始。景成连说,他们正在坚持“内循环”。

  景成连待在临港的工厂。3月27号晚上8点,他接到通知说,上海宣布即将以江为界浦东浦西各封四天,次日凌晨5点开始施行封控。这几个小时内,企业主必须决定:是封闭生产,还是放假让员工回家?

  景成连担心变量太多,决定封闭生产。


  他一个个给员工打电话,让愿意来上班的员工去抢点菜,回家拿被子和洗漱用品再回工厂。他唯一大意的地方是只通知员工拿上四五天的物资就好。上夜班的员工还在睡觉,很多没接到电话,后来想回厂子也回不来了。临港的厂子里平常有300多个员工,最后留下了110个。

  打完电话,景成连也开车去超市抢菜,回了趟家。他带上了一床被子,几件换洗衣服,还有一根跳绳。

  临港这个厂子,专门供应美妆外包装,生产化妆品和护肤品的瓶子、罐子和泵头,还有粉饼盒。他们合作的美妆品牌有很多,比如百雀羚、上海家化、佰草集、联合利华,国外的还有雅诗兰黛。

  工厂有80台注塑机,但工人少了,产能只能赶上原来的40%。工人们都换上了浅蓝色的防护服,戴口罩和一次性手套。

  他们每天都要做核酸,凌晨通知就凌晨去做,早晨通知就早晨去做。临港的工业园区有一个核酸点,离工厂1.2公里,但景成连不敢让员工走路去,一百多个员工分批坐管理人员的小车、还有两辆中巴车过去。园区里其他工厂,有的在正常运行,但也有很多停产了。一开始只说封四天,很多老板就说那干脆放假好了,谁知道一放假放二十多天。

  现在,圈内的一些朋友都很着急。景连城暗自庆幸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物价飞涨的时候 这样省钱购物很爽]
好新闻没人评论怎么行,我来说几句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阅读全文
     推荐:

    意见

    当前评论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 *: 
    安全校验码 *: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Copyright © 温哥华网,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温哥华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