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二本毕业生 考研失利求职遭拒

  


  毕业的日子一天天临近,而徐蕴还未找到一条明确的路。

  端午节一大早,她来不及吃一口家里的粽子,便奔向自习室,这是一间几近倒闭的教辅机构的教室,一天收费10块。在这里,徐蕴已经奋战了12天。

  这是一年来徐蕴第三次调整自己的就业方向,备战甘肃省“三支一扶”考试。甘肃是徐蕴的老家。“三支一扶”指大学生毕业后到农村基层从事支农、支教、支医和扶贫工作。政策依据是国家人事部2006年颁布的第16号文件《关于组织开展高校毕业生到农村基层从事支教、支农、支医和扶贫工作的通知》。

  千禧年出生的徐蕴是一名东北二本院校的2022年应届毕业生,学校以工科专业为主,但她学的是财务。过去的这一年,徐蕴不是奔波在图书馆,就是在自习室或者招聘会上,感受过哈尔滨冬日凌晨6点的寒冷,图书馆夜晚9点半关门后一个人走回宿舍的孤独,更经历了考研失利的落寞和近百份简历石沉大海的失落。

  于微也是东北一所二本双非院校的应届毕业生,与徐蕴不同,她是本地人,“外地的同学都回去了,而我们本地人想留在老家太难了,几乎没有私企可选。想留在东北,无非就是考研、考公或者进事业单位。”于微感叹。

  没有亮眼的实习经历,学的是工科院校的非主流专业,于微在投出四五十份简历无果后,将希望寄托在考公上。由于不断反复的疫情,黑龙江2022年公务员考试宣布延期。考公有多大胜算,于微并没有多少把握。未来在哪里,她还不知道。

  在徐蕴和于微出生的2000年,我国高校毕业生人数仅为94万,而到她们毕业的2022年,我国高校毕业生首次突破1000万,达到1076万。大学生就业问题成为社会各方关切的重点。

  据教育部网站信息,截至2022年5月31日,全国高等学校共计3013所,其中:普通高等学校2759所,含本科院校1270所、高职(专科)院校1489所;成人高等学校254所。这些高校中,截至2022年2月,“双一流高校”仅有147所。

  而在今年的1076万高校毕业生中,更多的是那些 “双非”毕业生。“双非”原指既非“985”也非“211”的高校,在首批国家“双一流”高校名单公布后,一般也指非世界一流大学、非一流学科建设高校。


  疫情当下,这些“双非”毕业生前有“双一流高校”毕业生拦截,后有海外顶尖学府毕业生的追赶,艰难地踏上求职之路。

  

  一开始,徐蕴很想考研,她选了英语教育专业。那时,她的一天从凌晨5点30开始。半个小时完成洗漱等流程, 6点准时出门。从宿舍到图书馆,走路大概十分钟,路上买好早餐

  在图书馆外,徐蕴站着背上一小时单词,边背单词边吃早餐。7点半,保安打开图书馆大门,学生们冲进去,选择自己最喜欢的座位。“有的人必须在特定的座位上,才能学得进去。”记忆最深的是冬天,平均气温零下二十多度,站着背单词,必须不断踱步才能不让双脚冻麻。

[加西网正招聘多名全职sales 待遇优]
无评论不新闻,发表一下您的意见吧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阅读全文
     推荐:

    意见

    当前评论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 *: 
    安全校验码 *: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Copyright © 温哥华网,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温哥华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