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职读博,能帮大厂人重启人生吗

大厂。读博。


在很多人眼中,这都是两个标签性极强的词。前者代表高薪、加班、不稳定,后者代表高智、科研、收入少。当其他人还在纠结大厂还是体制内时,一部分真正的大厂人已经放下工牌,将社会时钟的指针拨回上一个阶段,转身回到了学校。

做出这样选择的人,毕竟少之又少。这很令我好奇:他们做出这种选择,本质上是在选择什么——更高的学术追求、更有前景的工作,还是更广阔的生活?

离开传统意义上的人生方向,读博给ta们的生活带来了怎样的变化?那些工作没能解决的问题,读博能改变吗?如今的ta们,又是如何看待当初的选择的?

带着这些疑问,我找到了三位辞职读博的前大厂员工,发现每一个“潇洒转身”的背后,都经历了一道“精神刑罚”。但从ta们的经历中,还在纠结迷茫的打工人或许也能汲取到新的灵感和思考:

就算人生是轨道不是旷野,也可以回到上一站看看。

以下是他们的自述。

露露 28岁 新闻学 前安全运营师

我在北京的一所211学校读了新闻学硕士,毕业后,我进入一家北京的互联网公司做安全运营,负责公司的一个图文平台,有时会涉及到规则审核方面。和经常加班的程序员相比,我的工作内容还是比较轻松,每天早上十点才上班,中午休息一个小时,下午七点就能下班,回家后再玩玩手机,周末也有时间自由支配。

客观来讲,大厂的待遇还是挺好的。对于我这样的文科专业应届生,入职第一年就能拿到将近20W,还有三餐补贴、下午茶、健身房这些福利,已经比较满意了。在工作中也能感受到大厂的效率和科技感很高,所以算是达到了我在刚入职时对大厂的预期。

但这样的生活有一个问题:我感受不到自己的价值。我觉得自己的工作付出和表现对结果的影响不大,而且运营工作和项目孵化不同,它不是一个从0到1的突破探索,更像是看住它的平稳运作,我很难从中收获到足够的成就感。

另外,在近几年大范围“降本增效”的经济背景下,大厂的人员流动率是很高的,能留下工作两年的都算是老员工了,更何况再往后还有“35岁危机”。尤其是当你经历了身边同事的离开后,这种不安感会剧增。

出于对价值感和稳定性的考虑,我想,或许该做出一些改变了。

我身边有类似担忧的人也很多,她们的选择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换工作,也就是考公或者跳槽,另一种就是提升学历。我不喜欢考公的那种机械刷题,而跳槽也没办法解决之前的顾虑,所以就想试试读博,给自己换个赛道。


当然,我在决定辞职读博之前也考虑了很多因素,并不是一时兴起、随心所欲。其实现在读博的性价比整体降低了,但具体到不同赛道,情况还是有所差异的。如果是打算市场化就业,那么毕业后你的就业领域其实会变窄一些。在大厂,对于一些硕士也能做的业务性工作,企业肯定更愿意招硕士。因为员工一开始的定级是和学历挂钩的,学历越高,定级越高,工资也越高。但是对于另一些岗位,博士又会比硕士更有优势,所以也不能一概而论。

对于我而言,比较理想的结果是之后能在高校找到教职,而毕业后最差的结果也就是和硕士毕业差不多,只是多了个学位,这种结果我也是能接受的,将来不会因为工作上没有大的提升而后悔。

所以读博对我来说最确定的意义就是丰富了人生的体验。如果只是希望通过读博来彻底改变赛道,或者找到一个更好的工作,我觉得还是要慎重选择。毕竟读博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不仅成本高,还不可逆,需要综合评估自己的科研能力、经济水平和导师的情况。

整个申请的过程还是比较顺利的,我被一所北京的211学校录取,研究方向还是属于新闻类。读博那年,我26岁。

我原本以为读博会很苦,是一个漫长的坐冷板凳的时期,但现实中发现不是这样的。和读硕士相比,读博除了压力大点,其他都一样,正常的生活娱乐和社交时间还是有的。而且读博的时间安排会更自由,这是我个人很喜欢的一点,因为可以多一点选择空间,把工作放在状态比较好的时候来做,想要读博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近两年博士生的经济压力受到人们关注,但这种压力主要是针对应届生而言。工作一两年后,我的积蓄基本能够覆盖读博期间的花销了,加上目前我的感情生活也比较稳定,所以主要面临的压力还是论文和就业。

[加西网正招聘多名全职sales 待遇优]
这条新闻还没有人评论喔,等着您的高见呢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阅读全文
     推荐:

    意见

    当前评论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 *: 
    安全校验码 *: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Copyright © 温哥华网,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温哥华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