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大選開幕 杜特爾特命運未卜

  六年壹度的菲律賓大選即將拉開帷幕。作為熱門候選人之壹的菲律賓現任總統杜特爾特,在壹個多月內先是表示將參選副總統,又以“180度大轉彎”的態度宣布退出政壇。


  眾人猜測,因萬人喋血的禁毒行動、任內大刀闊斧的政治改革而備受爭議的杜特爾特不再尋求“稱王”,而試圖成為“造王者”,通過支持女兒莎拉·杜特爾特-卡皮奧及盟友上台來延續他的政治生涯,以避免離任後可能遭遇的政治清算。

  

  莎拉·杜特爾特(左),杜特爾特(中)以及參議員邦戈,後者目前是民主人民力量黨的副總統候選人

  但直到10月8日總統候選人申請截止日前,莎拉尚未登記參選;另壹名候選人、杜特爾特的親密盟友小馬科斯背負著“獨裁者之子”等歷史包袱,在其他數位有力候選人面前也並不占據絕對優勢。

  不過,分析人士認為,杜特爾特仍保留“造王”的希望——根據菲律賓選舉法規定,各黨派可以在11月15日前替換候選人。眼下杜特爾特正面臨國際刑事法院(ICC)針對“禁毒戰爭”是否犯下反人類罪的調查,以及對手虎視眈眈的復仇,他是否會在最後期限前讓女兒“閃亮登場”,父女贰人能否在波詭雲譎的菲律賓政壇掌握住自家陣營的命運,壹切仍是未知數。“禁毒強人”觸動大批人的利益

  今年9月15日,國際刑事法院通過壹紙調查令,批准對杜特爾特在2016年至2019年間開展的“毒品戰爭”中可能存在的反人類罪正式展開調查。

  人權活動人士稱,“毒品戰爭”期間,菲律賓警方在總統的默許下進行了殺戮,導致數千名涉嫌販毒者死亡,其中許多人被警察“法外處決”。菲律賓政府估計的毒販死亡人數約為6100人,而國際刑事法院檢察官在法庭文件中估計,“毒品戰爭”或導致1.2萬至3萬人死亡。

  面對國際刑庭的調查令,杜特爾特選擇“正面剛”,他直言不會配合國際刑庭對其“毒品戰爭”的調查,也不會允許任何調查人員入境。

  杜特爾特早已預料到了這壹天。2017年7月24日,上任剛滿壹年的杜特爾特就在其第贰次國情咨文中“放狠話”說,“不要試圖用坐牢或國際法院來恐嚇我。我情願余生在監獄中度過。”他還表示,“不論需要多長時間,打擊毒品的斗爭都將繼續下去。因為毒品是諸多惡行和苦難的根源。”

  路透社認為,杜特爾特的上述表態是在拒絕國際社會對其禁毒行動的幹涉。自上任之初起,“禁毒強人”就成為杜特爾特的代名詞。

  毒品問題在菲律賓由來已久。由於該國地處東西方毒品貿易和轉運的交匯處,來自東亞和墨西哥的大毒梟都通過菲律賓來擴大毒品貿易鏈條。據統計,菲律賓違禁藥物貿易在2010年的產業總額高達64-84億美元。

  

  2016年7月,馬尼拉地區壹名涉毒男子在街頭被射殺後,他的妻子在他的遺體邊哭泣。

  毒品催生出大范圍的有組織犯罪和暴力行為:據菲律賓緝毒署(PDEA)2015年的數據,該國約伍分之壹的村落都報告了與毒品相關的治安問題;其中當屬首都馬尼拉都會區最為嚴重,約92%的地區與毒品有染。

  販毒產業根深葉茂,許多政府官員也牽涉其中。PDEA的數據顯示,僅2010至2015年間,菲律賓因藏毒被捕的公務人員就超過600人。毒販還利用青少年群體來通風報信、偷運毒品,PDEA曾在2012年破獲了壹起利用1歲嬰兒藏匿冰毒的案件。

  正因如此,杜特爾特曾在競選期間反復強調,稱犯罪與毒品是菲律賓亟需鏟除的“社會頑疾”。成功當選總統後,杜特爾特將其在達沃市打擊有組織犯罪的經驗復制到全國,多次在公開場合揚言要“親手射殺毒販”,還公布了壹長串涉毒人士的名單。

  宣誓就任總統的當晚,杜特爾特來到馬尼拉市區壹座貧民窟,向約500名平民發表演講,他號召民眾“殺死”身邊涉嫌販毒和吸毒的人。他還說,將授予警察“格殺勿論”的權力,還將為擊斃涉毒嫌犯設立獎金。

  這壹連串驚人言論激起全球輿論的強烈反彈,同時也意味菲律賓“毒品戰爭”的正式打響。但才壹個多月,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OHCHR)就發表聲明,敦促菲律賓政府叫停法外殺人的行為。人權組織聲稱,杜特爾特上任100天內默許的法外處決殺死了3000多條人命。

  

  菲律賓警察在檢查壹名被擊斃的涉毒人員的屍體。圖/Rappler

  但杜特爾特並不為這些質疑所動,繼續“硬碰硬”推進禁毒行動。大規模的掃蕩的確有所成效:據菲律賓民調機構“社會晴雨表”(SWS)2019年的調查,大多數受訪的菲律賓人(66%)認為,該國的毒品犯罪活動有所收斂,吸毒成癮者也減少了。當年中期選舉時,杜特爾特的民調支持率超過70%。就連菲律賓禁毒官員也承認,即使杜特爾特對外宣稱的毒品犯罪數據多有誇大,甚至有偽造,但相比於掃毒行動而言都是次要的。

  廈門大學南洋研究院學者黃飛指出,杜特爾特在將達沃模式推向全國時,讓壹些無辜群眾死於非命的同時,也是向壹些地方寡頭進行宣戰,觸動了很多政治家族和商業大亨的既得利益。杜特爾特如何避免前總統們的命運?

  根據菲律賓憲法,總統壹任六年,不得連任,杜特爾特的任期將於2022年6月30日結束。雖說他曾多次宣稱自己“願為了國家而蹲監獄”,但在今年7月的執政黨民主人民力量黨(PDP-Laban)代表大會上,杜特爾特依然坦言,由於政敵不斷以訴訟來威脅他,為了獲得刑事豁免權,他可能參選下屆副總統,以防止反對派們在他卸任後向他提起訴訟。但在10月2日,杜特爾特表示將“尊重民意,退出政壇”,盡管參選副總統壹事有違憲嫌疑,副總統是否享有刑事豁免權也存在壹定爭議,但隨著杜特爾特宣布不再參選,相關討論也告壹段落。

  

  小馬科斯

  截至10月8日,共有97名候選人申請競選總統,29人競選副總統職位。總統候選人中有6名“種子選手”備受關注,包括前總統費迪南德·馬科斯之子小費迪南德·馬科斯(小馬科斯),菲律賓“拳王”、前參議員曼尼·帕奎奧,馬尼拉市長伊斯科·莫雷諾,杜特爾特的尖銳批評者、女副總統萊尼·羅布雷多,73歲的參議員、前警長拉克森,以及代表執政黨參選的另壹位前警長、“毒品戰爭”執行者羅納德·德拉羅薩。而原本在民調中遙遙領先的杜特爾特之女、現任達沃市市長莎拉不在候選人之列。父女倆都不參選,壹度讓杜特爾特的支持者的希望落空。

  暨南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副院長、菲律賓研究中心主任代帆向《鳳凰周刊》分析說,杜特爾特不參選副總統的舉動是意料之中的,由於菲律賓副總統並無實權,加上正副總統分開選舉的制度設計,若杜特爾特真正當選副總統,也無法阻止可能當權的反對派領導人對自己采取司法動作,“當時他參選的表態,可能只是為了打擊黨內異己,為女兒參選鋪平道路。”

  “目前杜特爾特在意的是自己的政治命運,”代帆說,“他需要能維持其政策的政治繼承人,更要讓盟友掌控總統之位,否則自己的生命安全很可能受到威脅。”

  

  杜特爾特

  從歷史來看,菲律賓多位前總統在政權更迭後因失去豁免權而遭到起訴:埃斯特拉達被判偷竊國家財產而被判處終身監禁,阿羅約被指涉及多宗貪污及選舉舞弊案被關押數年,阿基諾叁世則被以多項罪名提起刑事訴訟直到去年去世……

  在這個層面上,代帆指出,只有女兒莎拉以及作為親密盟友小馬科斯當選,才可能保護杜特爾特的安全。而其他候選人——如帕奎奧和羅布雷多均公開表態稱,下屆政府應該給國際刑事法院的調查開綠燈。

  據《南華早報》報道,民眾對這次大選的熱情如此之高,讓選民數量創下了紀錄,選舉委員會不得不把選民登記期限從9月30日延長到10月30日。有年輕人在社交媒體上曬出了選民登記證,配文寫道:“終於登記了!期待大選之後壹個更好的菲律賓!”也有網友對莎拉可能參選表達不滿,稱如果杜特爾特若將總統之位“傳給”女兒,“菲律賓的民主就死了”。

  “在取代杜特爾特成為菲律賓領導人的狂躁競賽中,有獨裁者的兒子、前演員、冠軍拳擊手。”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10月10日以此為題形容,“盡管菲律賓的總統競選活動尚未開始,但陰謀詭計和戲劇性進展已開始壹壹上演”。

  亦有評論稱,這場大選依然將充斥著“槍支、暴徒和黃金”(Guns,goons and golds, 即暴力恐嚇和收買選票)的“傳統藝能”,而且由於新冠疫情,各候選人還將轉戰線上,把社交媒體當作武器,競爭會異常膠著。莎拉至今未表態是“以退為進”?

  “參選!莎拉,參選!莎拉,參選!” 10月初的南部城市達沃,數拾名身穿綠色T恤的選民聚集在總統大選登記站外,齊聲高喊著該市市長莎拉的名字。

  

  莎拉的支持者們

  莎拉早在壹個月前就宣布不會參加此次總統競選,但熱情的選民們並沒有放棄努力,他們希望莎拉在候選人提交登記的最後期限前改變主意、加入角逐。

  達沃市是菲律賓棉蘭老島(Mindanao)最大的城市,也是杜特爾特家族發跡的大本營。莎拉的爺爺文森特·杜特爾特曾擔任達沃省省長,奶奶索萊達常年以省長夫人的身份投身公益事業,維護本地青年、婦女兒童和殘疾人等弱勢群體的權益;父親羅德裡戈·杜特爾特在擔任市長的20余年間,通過鐵腕治理行動摘除達沃“謀殺之都”的帽子,將其打造成菲律賓最安全的城市之壹。

  莎拉在2010年接任了達沃市市長的職位。與父親壹樣,她也是個性格強勢、行事雷厲風行之人。上任後不久,她因為試圖阻止強拆洪水受災者的棚屋而與壹名官員動起手來,這段視頻傳遍全國,本國媒體很快給她起了“拳擊手”(slugger)的外號。加上莎拉與杜特爾特在從政之前都是律師,職業路徑相似,不少人認為她毫無疑問將成為杜特爾特的政治繼承人。

  但莎拉曾在今年1月對選民表態,若希望她參選總統,“你們要等我到2034年”。而面對近期的輿論攻勢,莎拉也壹直堅稱,她要繼續競選達沃市市長,而非總統。

  中國社科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東南亞研究中心主任許利平向《鳳凰周刊》表示,盡管莎拉的民調支持率很高,她至今沒有表態參選,更多可能采取了以退為進的策略,“如果她壹開始就鋒芒畢露,可能會招致反對派聯盟的攻擊”。在他看來,目前民主人民力量黨推舉的候選人德拉羅薩或是為莎拉在11月15日前更改提名參選埋下伏筆。

  代帆則說,亦可能是杜特爾特利益集團內部沒有談攏,讓莎拉壹直未作出參選表態,“不排除她背後的政治聯盟會發動支持者出來集會,為其打造出順民意而參選的形象”。

  

  莎拉·杜特爾特

  由於菲律賓政壇“贏家通吃”的傳統,當選總統通常能獲得議會中絕大多數議員的支持,只有這樣各黨派才能在利益分配時“沾光”,這同樣也有助於總統推行自己的政策。“在這種‘分肥政治’的背景下,相信莎拉不會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參選)機會。”許利平說。


  截至10月19日,尚未有莎拉正式參選的消息。代帆表示,若莎拉最後依然決定不參選,對杜特爾特來說也未嘗不是件好事——既不會與親密盟友小馬科斯形成競爭關系、破壞政治聯姻,也可以聯動自己在菲律賓南部的票倉,幫助勢力深植北部的小馬科斯贏得大選;後者若獲勝,同樣能幫助杜特爾特盡可能避免牢獄之災。

  《南華早報》引用批評人士指出,掌握傳媒資源的杜特爾特和馬科斯家族可能會利用官方媒體來為杜特爾特選定的繼承人造勢,還會像2016年大選時那樣,雇傭大量網絡水軍以散布假新聞、攻擊對手。

  但報道同樣指出,過去50年裡從沒有壹位菲律賓總統認定的“繼承人”能成功上台,這是由於菲律賓選民通常會對現任領導人抱有極度偏見,從而在不同類型的政客中激烈搖擺,形成“這次選擇技術型改革派官僚、下次選擇民粹主義強人(如杜特爾特)”的循環。而且,杜特爾特將是歷任總統中最容易遭到報復的壹位。

  無論如何,杜特爾特的總統任期已接近尾聲,未來是屬於年輕人的——菲律賓前最高法院大法官帕甘尼班(Artemio V. Panganiban)撰文稱,若莎拉回避了杜特爾特家族放在她肩上的歷史重任,其他候選人都可能從中受益:誰能爭取到執政黨陣營多達10%的選票,就有機會改變大選的格局。

  誰將延續杜特爾特對華的務實友好態度?

  杜特爾特自2016年執政以來,壹改其前任阿基諾叁世在外交政策上向美國“壹邊倒”的態度,奉行獨立自主外交政策,積極改善對華關系,不僅在南海問題上堅持以外交談判解決爭端,還創造了壹段中菲關系的蜜月期。據菲媒報道,該國2018年來自中國的投資比前壹年增長了8364%。

  

  小馬科斯

  在目前的候選人中,小馬科斯曾表示支持杜特爾特對華友好,並稱之為“正確的道路”。據《南華早報》報道,小馬科斯或是與中國關系最密切的候選人,其家族勢力所在地北伊羅戈省(Ilocos Norte)也是少數幾個直接接收中國捐贈的抗疫物資的省份之壹。

  拉克森也主張“疏美親中”的政策,曾在2012年黃岩島事件期間呼吁“避免與中國對抗”,但今年以來態度略有轉變,主張在南海仲裁問題上向中方施壓。他與另壹位候選人莫雷諾都歡迎中菲兩國在南海共同開發油氣資源,但莫雷諾在南海問題上更為強硬,他曾表示,若他當選總統,可能會將南海仲裁結果作為與中國談判的籌碼。

  

  馬尼拉市長莫雷諾

  “拳王”帕奎奧近期從南海議題到新冠防疫等問題上全面抨擊杜特爾特,但也有報道指出,帕奎奧實際上試圖“同時取悅菲律賓選民和中國”。

  

  萊妮·羅布雷多

  而現副總統萊妮·羅布雷多在對華問題上“壹反到底”,長期批評杜特爾特尤其是對華政策。羅布雷多曾聲稱,中國在“菲律賓水域”的存在是菲律賓“贰戰以來最嚴重的外部威脅”。她希望進壹步加強與美國的關系,在公民保護、出口貿易、軍事情報能力以及南海問題上與美國加強合作。

  而尚未正式參選的莎拉,被外界認為會在維護菲中關系穩定的基礎上,嘗試修復與美國的關系。

  代帆也對《鳳凰周刊》指出,壹些菲律賓政客發表的反華言論可能僅僅是壹種競選策略,無論誰擔任菲律賓總統,他/她的外交政策仍是由國家利益決定的,“即使他們在某些議題上與中國唱反調,並不代表他們壹定會奉行全面反華的政策。”

  他表示,在當前中美競爭的大背景下,美國也在積極爭取加強與菲律賓的軍事合作關系,若親美人士當選總統,中菲關系尤其是涉南海問題可能會面臨重大調整,“羅布雷多作為自由黨和反對派的代言人,她的自由、民主主張也是美國所中意的。若她上台,對中菲關系的消極影響可能是最大的。”

  與此同時,盡管杜特爾特經常公開反美,美菲軍事合作關系也未曾中斷。杜特爾特曾在2020年2月聲稱,要終止美菲1998年締結的《部隊訪問協議》(VFA),但馬尼拉方面已經叁度暫停終止該協議。另據外媒報道,美國印太司令部司令阿奎利諾本月中旬表示,美國與菲律賓計劃在2022年,將聯合軍事演習恢復到原有規模。此外,美方擬增加美國在菲律賓的軍事存在,並允許美在菲軍事基地增建設施。而針對美英澳剛於9月宣布成立新的安全伙伴關系“AUKUS”,菲律賓外長也表示歡迎。

  

  杜特爾特

  分析人士指出,在杜特爾特任期即將結束時,隨著選舉活動展開,他所在的執政黨開始分裂,此前的盟友也與他決裂,使他對國防外交的控制也被壹定程度上削弱;而長期以來美國在菲律賓軍方內部培養了相當多的既得利益者和親美人士,他們都是美菲軍事同盟堅定的支持者,也難免使菲律賓政府內部出現不壹樣的聲音。但總體來說,菲律賓軍事上非常弱小,因此他們在軍事上依賴美國的同時,會盡量避免卷入中美兩個大國的對抗中。

[加西網正招聘多名全職sales 待遇優]
這條新聞還沒有人評論喔,等著您的高見呢
注:
  • 新聞來源於其它媒體,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
  •  推薦:

    意見

    當前評論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歡迎您發表您的看法。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 *: 
    安全校驗碼 *:  請在此處輸入圖片中的數字
    The Captcha image  (請在此處輸入圖片中的數字)

    Copyright © 溫哥華網,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溫哥華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