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改变命运?我不知道,但我只有这一条路了

小镇做题家:流动的代


2024.03.16广州

大家好,我是谢爱磊,来自华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

我的研究领域是社会发展和教育公平,最近一些年特别关注的议题是农村学生的教育和社会流动。我特别珍惜这次分享的机会,因为我觉得每次分享都代表着我可以为我所在的社会群体传达出一些声音。

大家肯定都知道“小镇做题家”这个词。现在网络上对它的定义是出生于农村或者小镇,因为善于做题而取得了不错的高考成绩,从而进入精英大学的学生。



▲ 图源:图虫创意

如果这么去定义的话,我也算是一个小镇做题家。我是在安徽农村长大,高考那年获得了我们省重点高中的文科第一名,误打误撞地报了华东师范大学的英语专业。

我在大学里遇到了很多很有意思也很厉害的老师,但是伦敦、巴黎、莎士比亚、歌剧,实在是离我原来的生活太远了。我当时感到很迷茫,很难适应大学的学习和生活。

我朋友很少,社交圈很小,经常一个人深夜在校园里散步。有时候朋友拉着我去参加万圣节派对,结果我不到一半就跑了出来,觉得自己不属于那里。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的遭遇,让我开始去思考和我一样的农村籍学生是不是也有类似的困扰,这些困扰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这也让我逐渐把教育公平研究变成了自己的职业理想。

一项关于“做题家”的追踪调查


2013年我在上海交通大学开始了我的第一份学术工作,也是在那个时候,我开始了一项针对约2000名城乡学生的追踪调查。那时候我特别关心的问题是,在精英大学,农村籍学生可能遇到的挑战和障碍是什么?他们难在哪里?

我一直不太愿意把我采访过的农村籍学生称为“做题家”,因为我担心这个称呼会导致对他们的污名化。但是现在这个概念已经铺天盖地,而且突然有了很多新的污名化内容,比方说很多人说他们“视野狭隘”“综合素质不高”“没出过什么远门”“格局小”“只会做题”等等。



▲ 网络上关于“小镇做题家”的污名

我记得有一次有个记者采访我说,谢老师,现在考公考研考编热,这是不是意味着做题家们又有了一些优势,因为他们擅长考试。我说,千万不要这样认为,千万不要将“小镇做题家”看作是一种客观的能力叙述。因为小镇做题家的潜台词是欠缺什么,而不是擅长什么。

我记得,我不止一次地问我的受访者“会不会觉得自己更会考试,更会做题些?毕竟,要从农村出发、层层选拔上来不容易。”

[加西网正招聘多名全职sales 待遇优]
无评论不新闻,发表一下您的意见吧
上一页1234...8下一页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阅读全文
     延伸阅读
    大倒退其势已成 习的选择只有一个 卡德罗夫能让他放心"托孤"的,只有普京一个人
    没有逆全球化,只有中国被排斥的全球化  (1条评论) 逼急了,中国对台湾称呼发生历史性改变
    英相拟恢复征兵!"能改变一生、乐见2女儿当兵" 她曾是大陆第一美人 年轻旧照就知...
    深扒章子怡原生家庭,才知她嫁汪峰 晚餐做出3改变 癌症心脏病风险低
    神棍大统领硬着陆,不会改变任何事情 哭!中国着名经济学家:我不知道房价的底在哪里
     推荐:

    意见

    当前评论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 *: 
    安全校验码 *: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Copyright © 温哥华网,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温哥华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