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举报老师猥亵后 获到八"盟友"

  在潘莹的表述中,2015年下半年,她刚到佛山市做教师没多久,徐锦城以都是老乡为由,约她一起吃饭聊天。饭后,他热情地邀请潘莹到补习班里“喝杯水”。由于对方是自己的前辈,潘莹虽然不太愿意,但还是答应下来。带她参观补习班期间,徐锦城强行抱住了她。和段卉最后夺门而逃的结果不同,潘莹把这件事告诉了前来接她的男友,男友气不过,把徐锦城拖到角落里扇了几巴掌。徐锦城没有反抗,只是不停喊着:“别打我,别打我。”


  段卉透露,从她开始征集受害者至今,除去她和韦楚翘,还有八个女孩也表示遭到过徐锦城的骚扰和猥亵,其中相似的细节很多,比如她们都曾在徐锦城口中听到过那句“你好漂亮啊!”

  在段卉提供的聊天记录里,高三那年,她曾告诉老师自己换了新的手机号,“数字都是2和3的幂”。5分钟后,徐锦城回复她:“你美过杨幂。” 韦楚翘也有类似的回忆,在数学课上谈论一些关于美的诗词时,徐锦城总是会顺带夸赞她的长相,也常常在私下里询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和性生活。

  女孩们都说,她们一度没把这些言行当回事,在她们眼里,徐锦城是一位讲课有趣、有些文采、关心学生的老师,直到他的举动超出了师生之间的“安全距离”。

  

  段卉曾就读的佛山一中

  

  “唯一”的受害者


  在和其他几个女孩交流以后,段卉发现,在她站出来说出经历之前,每个女孩都以为自己是唯一的受害者。多数人的回忆里,被徐锦城猥亵时,正值高三备考期间,精力有限的情况下,她们既没有证据,又以为被伤害的只有自己,种种原因叠加在一起(电视剧),最后都选择了沉默。

  事情刚发生时,韦楚翘想过告诉家里人,但她又怕闹开了,自己证明不了什么,时间上也耗不起。那时作为一名准高考生,韦楚翘的生活被背书和做题占据着,每天晚上12点睡觉,早上6点起床。她的心思都放在备考上,最担心的也是,“如果他继续猥亵我,影响到了我的学习,那该怎么办?”

  “但两个月后,他的那些行为还在继续。”韦楚翘说,她把这件事告诉了班主任,希望他能帮忙找一个身份合适的人去警告徐锦城,这是她当时能想到的最稳妥的办法。韦楚翘不知道班主任是怎么做的,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她确实没有再遭到徐锦城的肢体骚扰。

  高考终于结束,学习的重压卸了下来,韦楚翘不再需要和徐锦城有接触,她松了一口气,决定不再追究。但这件事带来的影响还在延续,高考后的几个月,韦楚翘都不喜欢坐电梯,狭窄的空间给她一种压迫感,让她变得焦躁不安。她也会本能地抗拒和男性的亲密接触,拥抱、亲吻的举动都让她感到为难。

[加西网正招聘多名全职sales 待遇优]
好新闻没人评论怎么行,我来说几句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阅读全文
     推荐:

    意见

    当前评论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 *: 
    安全校验码 *: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Copyright © 温哥华网,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温哥华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