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试管的第3年,她最终还是离婚了

  2020年9月,婚后久久未孕的我踏上了“试管之路”。




  我选择的这家医院相传是整个东北生殖领域里的权威,锃光瓦亮,大厅宽敞得如五星级酒店,里面的人比肩继踵,除了来自东三省的大小城市,还有很多夫妻是从南方慕名而来。病友和家属们操着各地方言和口音浓重普通话,打探着彼此的病情与治疗方案,脸上的神情忽明忽暗,护士隔几分钟就要冲人群烦躁地喊:“别唠了!影响我打针了!”随后,人群能安静几十秒,紧接着又恢复如初。

  因为同样的诉求,大家聚集在这里,彼此安慰、鼓励,又带着不同的结局离去。医院仿佛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舞台,有人哭有人笑,悲喜交加,上演着形形色色的故事。

  1

  那天早上7点半,我在医院的走廊上排着长队等待抽血,因为早起有点儿倦,就倚在墙上闭目小憩。9月末的沈阳早晚很凉,对温差预判不足的我从大连出发时只穿了一件衬衫,冻得有点儿发抖。

  突然,我感觉背后有人向我伸手,睁眼一看,原来是身后的女人递了一件外套过来,她十分真诚地说:“你冷吧?不嫌弃的话,这衣服你披上吧。”

  我转身过去,从这位陌生病友蜡黄的脸上感受到了明显的疲惫。她看起来至少有45岁,1米6左右,体态十分臃肿,目测有160斤以上,头发似乎疏于打理,刺毛撅腚的,身上的衣服又土又老气。

  我半推半就地接受了她的好意,因为等待太无聊,我们就攀谈起来。她说自己叫李丹,来自牡丹江市下面的一个农村。今年是她做试管的第3年,期间促排(利用药物促使卵巢排卵)5次,一次都还没移植,“希望这次能成,我都38了,可别让我再等了”。

  虽然是萍水相逢,但李丹毫不避讳地讲着自己的受孕经历:“我以前怀过5次孕,都是男孩,一个也没保住,最久的那个6个半月。”

  我像个虔诚的听众,耐心地听着她的讲述,心里有点自私地想,也许可以从她嘴里获取一点参考的价值。

  可越听越心惊。

  李丹两口子都是农民,因为她接连流产,婆婆曾找了五六个阴阳先生,他们各有各的说辞,各有各的破解之道,却终究没能让她保住一个孩子。渐渐地,婆婆对李丹这只“不下蛋的母鸡”颇有微词,常常出言苛责,甚至撺掇儿子“去外面找女人生”。

  2017年,李丹的妈妈为了保住女儿的婚姻,就带李丹去医院做检查,这才知道是李丹的染色体有问题,怀上男孩儿很难保住,如果是女孩儿,顺利生下的希望更大些。


  医生建议李丹做三代试管(取胚胎的遗传物质进行分析,诊断是否有异常,能防止遗传病传递),单次成功的话,费用在10万元左右。这笔钱对于李丹夫妇来说不是个小数字,婆婆一毛不拔,最终仍是娘家人东拼西凑拿出了这笔钱。

  “钱在医院太不禁花了,我已经不敢细算一共掏出去多少钱。我妈给的钱早都没了,我却一个健康的孩子都没配出来。”李丹沮丧地说,“医生说我卵巢早衰,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多次流产造成的。促排针一打二十多天,每次都取不出来几个卵,最多的一次也就5个。”

  李丹的卵子质量不好,胚胎培植成功率大大降低,送检筛查基因后,还活着的就更少,偏偏每次还都是有问题的男胚。家里人怀疑是医院的水平不够,于是她辗转来到沈阳求医,一次次怀揣希望,又一次次备受打击。

  我们排了一个半小时的队,终于抽上了血。结果要两个半小时以后才能出,趁这个间隙可以吃个早饭。李丹邀请我去她打工的包子铺吃,我颇为意外:“你不是牡丹江的吗?怎么会在这里有工作?”

  原来,试管之路遥无尽头,李丹经不起来回奔波,更不愿在家里面对婆婆的冷言冷语,干脆到沈阳打零工。“我知道她早就想将我扫地出门,要不是因为农村彩礼水涨船高,飙升到几十万,她早就逼着我去领离婚证了。她现在既担心我生不出孩子,又担心离了婚她儿子娶不上老婆。”说这话时,李丹的表情有些愤然。

  我不禁心头一颤,不知道自己的婆婆是不是也这样想过。

  我和丈夫结婚已经5年了,自从登记后,婆婆就反复做我的工作,劝我抓紧要孩子,“可别为了穿婚纱好看不要孩子,现在大着肚子结婚的人比比皆是”。我和丈夫笑而不语,内里却有自己的主意,一直避孕。然而到了结婚的第3年,见我仍然没怀过,婆婆越来越慌乱,频频来电,一会儿说大姑的女儿怀了二胎,一会儿说二姑家的儿子有了双胞胎,总之话题永远围着孩子转。最后她终于忍不住,说怀疑是我有问题,生不出孩子。

[物价飞涨的时候 这样省钱购物很爽]
无评论不新闻,发表一下您的意见吧
上一页1234...7下一页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阅读全文
     推荐:

    意见

    当前评论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 *: 
    安全校验码 *: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Copyright © 温哥华网,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温哥华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