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溃!大温年入10万租房子也被驱逐

温市议员十年内四次遭驱逐


温哥华市议员安德里亚·雷默 (Andrea Reimer) 深知,高薪工作并不能保证不被驱逐。她于 2008 年至 2018 年担任温哥华市议员,还曾经当过副市长。

在担任市议员的 10 年里,她至少面临过四次驱逐。虽然议员在市政厅工作的十年间工资有所不同,但她在担任副市长期间的收入高达 118,000 元。

“想到驱逐不仅对每个租户,而且对家庭产生的影响,真是令人震惊,”雷默说。

2008 年,在她首次当选市议会议员之前,当时她的工作收入较低,她和伴侣及孩子多次被驱逐。有一次,他们在朋友的沙发上睡了一段时间,却找不到新家。

现任UBC大学公共政策和全球事务学院兼职教授的雷默说,在大温哥华地区租房感觉就像一场“抢椅子”游戏。”

高收入被驱逐越来越多

租金负担能力和对被驱逐的恐惧长期以来一直是大温哥华地区低收入家庭的一个难题,过去十年来,这里的生活成本已经飙升。

然而, First United的一份新报告在 2022 年 6 月至 2023 年 9 月期间对该省的 700 名租房者进行了调查,发现较高的收入并不能阻止租房者免于被驱逐。超过四分之一的被驱逐受访者的工资超过 70,000 元,其中近 100 人的年收入超过 100,000 元。



First United 的数据显示,无论收入如何,许多驱逐的后果都是可怕的。百分之四十五的原住民租户在被驱逐后无法立即找到新家,四分之一的非原住民也是如此。一些人说,他们被迫住在汽车、卡车或拖车里,有时与包括儿童、老年人和残疾人在内的家庭成员一起生活。

该报告的作者、First United 社会变革和法律总监莎拉·马斯登 (Sarah Marsden) 表示,数据中出现的这些都是“毁灭性”的细节。

马斯登说:“我们希望在BC省的未来努力实现这样一个目标:没有人因驱逐而被迫住在车里,或面临其他形式的无家可归。”


许多被驱逐的租客被迫搬到其他城市寻找新的住所,这常常扰乱他们的儿童照顾和工作通勤。

而且,城市租户搬到大温哥华地区以外就能保证找到负担得起的选择的情况越来越不复存在:First United 的“驱逐地图”项目发现,从纳奈莫到坎卢普斯、乔治王子城,再到BC省的每个角落,租金都在急剧上涨。

调查结果表明,驱逐对于BC省各地的人们来说都是一个主要问题,无论他们的收入、地点或年龄如何。所有租户在被驱逐后都面临着流离失所、负担能力和潜在无家可归的重大风险。

First United 的报告提出了几项修改租赁法的建议,使人们更难流离失所。对于近三分之二的受访者来说,他们被驱逐的原因是“房东收回房子使用”——业主要求租户搬迁,因为他们出于个人原因需要这个出租单位。

支持者经常担心,这是房东用来驱赶长期租户的最后手段,以便他们可以向新租户收取更高的租金。然而,代表房东的一个组织否认了这些说法,并指出,如果房东被发现将这些空出的单元出租给家庭以外的人,则会有重大的经济处罚。但即使房东善意地进行驱逐,对流离失所的居民来说,影响也可能是巨大的。

与此同时,First United 调查的租户报告称,被驱逐的原因是拖欠租金。报告称,高收入者被驱逐的现象普遍存在,这表明这些租户被要求搬迁的背后一定还有其他因素。

[物价飞涨的时候 这样省钱购物很爽]
这条新闻还没有人评论喔,等着您的高见呢
注:
  • 地产及投资版面的文章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请谨慎!
  • 温哥华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或许可,严禁转载或摘录
  • 在此页阅读全文
     推荐:

    意见

    当前评论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 *: 
    安全校验码 *: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Copyright © 温哥华网,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温哥华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